貌为皮相,心方寄托

[00:00.000] 作词 : 王海涛
[00:01.000] 作曲 : Akiyama Sayuri
[00:02.000] 编曲 : 彭飞
[00:03.000] 制作人 : 荒井十一/彭飞
[00:18.754]这世界有那么多人
[00:25.191] 人群里 敞着一扇门
[00:31.197] 我迷朦的眼睛里长存
[00:38.007] 初见你 蓝色清晨
[00:45.179]这世界有那么多人
[00:50.980] 多幸运 我有个我们
[00:57.976] 这悠长命运中的晨昏
[01:04.591] 常让我 望远方出神
[01:12.251]灰树叶飘转在池塘
[01:18.179] 看飞机轰的一声去远乡
[01:24.683] 光阴的长廊 脚步声叫嚷
[01:31.230] 灯一亮 无人的空荡
[01:39.027]晚风中闪过 几帧从前啊
[01:45.061] 飞驰中旋转 已不见了吗
[01:52.099] 远光中走来 你一身晴朗
[01:59.084] 身旁那么多人 可世界不声 不响
[02:11.842]这世界有那么多人
[02:18.705] 多幸运 我有个我们
[02:25.067] 这悠长命运中的晨昏
[02:31.287] 常让我 望远方出神
[02:38.903]灰树叶飘转在池塘
[02:45.324] 看飞机轰的一声去远乡
[02:51.286] 光阴的长廊 脚步声叫嚷
[02:57.931] 灯一亮 无人的空荡
[03:05.408]晚风中闪过 几帧从前啊
[03:12.195] 飞驰中旋转 已不见了吗
[03:18.442] 远光中走来 你一身晴朗
[03:25.538] 身旁那么多人 可世界不声 不响
[03:35.622]笑声中浮过 几张旧模样
[03:41.803] 留在梦田里 永远不散场
[03:48.489] 暖光中醒来 好多话要讲
[03:55.747] 世界那么多人 可是它不声 不响
[04:07.895] 这世界有那么个人
[04:14.348] 活在我 飞扬的青春
[04:21.439] 在泪水里浸湿过的长吻
[04:27.966] 常让我 想啊想出神
[04:38.846]Strings所有弦乐器 彭飞
[04:39.399]Guitar吉他 胡洋
[04:39.879]Mandolin曼陀林 彭飞
[04:40.315]Drums鼓 荒井十一
[04:40.983]Recording Studio录音室 Studio 21A
[04:41.351]Recorded by 录音师 倪韩文
[04:41.747]Mixing Studio 混音室 Studio 21A
[04:42.105]Mixed by 混音师 周天澈
[04:42.471]Master Engineer 母带工程师 周天澈

灰狐

放生是上天的事, 我又不是上天.

鬼医桃夭,善恶如谜。金铃过处,片甲不留。

虽然沙场上见惯了生死,但对于一个不怕死的人,他们多半还是有些敬畏的。

都为鱼肉,不过是砧板不同罢了。

没有生命的躯壳似乎轻了许多,他搬起来竟不觉得有多吃力。

他还知道有一种人,喜欢仗剑携酒走江湖,他们永远不设目的地,走到哪里就是哪里,他们会醉卧花间酣畅淋漓,也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对他们而言,最要紧的不是明天,而是每一个快意潇洒的今天。这种人,叫侠客。

阳光下的远方,没有战火,没有尸体,但那个远方太远了.

四十年很长吗?长到可以改变一个少年,以及他的梦想。

狐妖之中有异类,始于亶爰,眼眸如灰雾,故称灰狐,天生黑白两色,生时无雌雄之分,成年后可凭自身意愿,或成男,或成女,灰狐之尾尤珍贵,取之则化光,以光喂人,再辅以另一人之姓名八字之咒念,则食光之人对此人必心生喜爱,纵有杀父之仇,亦可放之不计。

我救的不是他。狐狸本就细长的眼睛像月牙一样弯起来,“我救的是多年前一个寒夜里,在篝火与烈酒中想仗剑江湖的少年。

—我还是想活着,想看看这盛世。

漱金

一个人真正开心的时候,笑容是会发光的.

人死如落叶, 落叶时节又逢君.

是难是易, 端看有心无心罢了.

飞吧飞吧, 随便飞哪儿, 反正哪儿都差不多, 哪儿都不能留太久.

能在活着的时候, 快乐的活着, 比什么都要紧.

死了就啥都没有了, 必须得活着呀!

再热闹, 再孝顺, 也和死去的人无关了.

庆忌

人们都以为妖怪无所不能,对它们又怕又恨,他们不知道,妖怪里也有许多跟庆忌差不多的家伙,它们微不足道,可能连一只嚣张的泥鳅精都打不过,它们甚至弱小到一生只能做一件事,但即便如此,它们还是愿意守着承诺,不肯敷衍,从生到死,对这个世界都毫无敌意。

大概在这些蠢妖怪的心里,不负承诺才是活着的全部意义。

此一生,你未取我性命,我未负你承诺,无憾。

蜉蝣

红尘滚滚,江河万里,从此只得他一人。

经过河水的风是有凉意的,卷带着土味与花香,拂动鬓角发丝的同时,好像也轻松地吹进了心头的缝隙。

河水清清弯又长,大姑娘水边浣衣裳,轻风卷过白云旁,飞鸟载来春花香,朝霞换夕阳,重逢是梦乡。

“世有一虫,幼时隐于水下,成虫后出水,寿极短,朝生暮死,称蜉蝣。而万物生灭,有清灵之气不散,结群游走,依灵山,傍秀水,得日月精华,机缘造化,可成妖。此妖初成即为人形,貌韶秀,性慧黠,晓万事,然妖寿只得一日,故此妖不论本体来自何物,亦统称蜉蝣。蜉蝣命绝后,其身化光浮于妖变之地,通妖力者可观之。知此,心病可解。”
就是这样了。
蜉蝣一日即为一生,每一个被你我视为多余的今日,是它们永远得不到的明天。
朝生,暮死。
众生皆如此,可否不辜负。

乖龙 / 腾根 /应声

人生在世, 信点什么会舒服些吧?

神也罢人也好,总有那么一段长不大想不开的时候,过去了就好

庇佑与否要看有无供奉,商人之行;无分别心,有慈悲念,方为神佛。

既然能遇见个让你不想离开的人,就留下吧。

世间任何一种关系,不都得你情我愿才可长久么?

不想留下的人,是怎么也留不下的。

若当一只应声虫就能留住想留的东西,那活着也未免太容易了呢

何必低到尘埃里

化蛇 / 媪姬 / 照海

温柔的春光在不慌不忙前进着的脚步里离去,蝉声渐渐盖过鸟鸣,初夏的气味从亮眼的阳光与微热的山风里飘出来。

我们之所以释然,并非我们天良丧尽习以为常,而是放弃他们的人,从不是我们。

真正让人没力气的不是疾病,是绝望的心情

她总是一个人,却装得好热闹的样子。我在的话,她才不会那么寂寞吧。

我不怕看见别人的死亡,那只会让我更珍惜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,我不怕别人嫌弃的眼光,总有人不会嫌弃我。我只怕我连自己都当不成

我没有朋友,是因为我太强,你没有朋友,是因为你太弱。

憎恨与想念能让她活下去。

术法高深者,若起舍身为人之意,以火焚身,可得寄魂香,又称活香,状如木炭,燃之有异香,可驱妖魔,护家宅。

拈花 / 非非 / 云阳

人心有悔,悔重如海,生拈花。白衣无面,执花于手,有异香。生大悔之心者可召之,得其花,可回当初,七日后失人身,成拈花,游荡世间,永无绝期。

拈花真是妖怪里的异类,它们自人类的悔恨之心而生,没有实体,看起来不堪一击,却偏偏又拥有让人惊叹的妖力,也不知世上有多少后悔的人找到过拈花,回到岔路重选一次。
可是,即便重来一次,最终的结果,也只是让世上又多一只孤独的拈花而已。
拈花是一种幸运,也是漫长的惩罚。

举旗慎重,落子无悔,这样过日子可能比较好?

所以世上有你这样身不由己的人类,自然就有我这种不能呼风唤雨的妖怪。

如果我要杀,也是杀拿刀的人,不是杀那把刀。

三界之外有颠倒界,众生皆颠倒像,泥中生非非,体软碧绿,以头行走。附身活物,则活物之愿皆不遂。碎其身可成符,以人名八字焚之,其人即时之愿必得颠倒。非非性虽良善,遇之仍宜谨慎。

百年修行,换她一天欢喜。 嗯,你开心就好。

虚耗 / 龙雀

原来,虚耗不一定都是妖怪啊

世间生灵命尽于悲苦,再遇凶时,则化虚耗,如幽魂飘荡于世,寻悲伤长久不得自拔之人,入其体,窃其欢心为己有,掏尽方去。无欢心之人,终伤心至死,无可救。虚耗,恶妖也。取百家灯油成芯,燃之相照,可灭。

红尘俗世,悲欢交替本寻常事,然一昧沉溺悲心不懂化解,不但给了恶妖可趁之机,即便未被妖物盯上,悲多成怨,怨多成恨,恨多成恶,若一生时间皆虚耗于此,人与妖怪也就不那么分得清楚了。

可我总是忘不了跟他们在一起的日子,他们的青春,所有的悲欢苦乐,好像也变成了我的。我想守着。

在世上杀出一条血路,让自己尽可能走得更远些,挺难的。

这世上多数的相遇都很容易,但不说再见的陪伴却艰难许多,既然碰上了,以后还是在一起吧。

傒囊 / 暗刀 / 百知

有的家伙善忘,年少时的热血到底被岁月浇成了洗锅水。 有的家伙太蠢,别人一丁点好,便记了一辈子。

百妖谱曰,野山有傒囊,感天地空茫孤寂而生,百年可见其一。皆白衣小儿像,能言谈,有血肉,与人无异,性和善,喜执人之手。然不可远离故地,离之则死。

傒囊这种妖怪,生于孤寂,所以才那么喜欢去牵别人的手,一高兴便跟着喜欢的人离开出生地,以至于丢了性命,这种事也是常有的。”桃夭叹气,“所以我说这种妖怪一无是处啊,为了贪恋那一点点有人相伴的小温暖,连命都可以不要。”

冰心陈茶指静渊,霜刀血剑挽狂澜。

但命运就是刀啊,你永远不知道它会落到哪里,把你的人生切割成什么鬼样子。

最孤独的人才能走到最高的位置。

风果 / 孰湖

桃花人面皆不见, 相识何处不相识.

整个世界被一笔勾销,能看见的能听见的都是一片空白,轻飘得像一张纸,但随手撕开就能滴出血来。

一生中总会遇到很奇特的时刻,比如杀与救恰好变成了同义词。

他活着,孤独就无法打败我.

死去的孰湖,都会化作一阵风,拂过奔波一生的人间,听说如果撞到谁的脸上,会是一种被吻了的感觉。

什么都可以说,就是不能说再见,因为大家都知道可能不会再见面了。

纵然不再相见,也代这满城生灵多谢你。

参考资料

  1. 摘要内容来自小说《百妖谱》
  2. 音乐-莫文蔚-《这世界那么多人》